• Clio

越美麗 越殘酷

自古以來,人類對美麗追求少不免殘酷對待動物。漢代以“點翠”點綴金銀首飾,其中犧牲數十翠鳥,活生生的被拔掉羽毛致死,才能製出一支髮飾。直到清末民初,此工藝才被燒藍取代。


近代社會,人類對待動物看似越來越人道,但其實在化妝品的世界裡,卻有越來越多的動物受害,全因經過動物實驗和使用動物成分的產品眾多。


動物究竟如何被測試呢?比較普遍的測試包括過敏測試,把高劑量的產品放進動物的眼睛裡,看看有沒有發炎和失明。測試過後,這些受傷甚至是死亡的動物往往如垃圾一樣被扔掉。


據國際人道協會估計,全球每年有超過1億隻實驗動物,其中的10-15%是為了化學成分或產品(包含化妝品)測試。目前,全球大部分國家允許化妝品動物實驗。雖然中國國產的部分化妝品不需遵循動物實驗的要求,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仍要求所有的進口化妝產品必須經過動物測試。因此,不少國際品牌為了打入中國市場,不惜以動物實驗換取入場卷。


那些沒有經過動物實驗的產品有是否零殘酷呢?不,不少產品成分取自動物,一樣殘酷。例如唇膏和眼影等化妝品中的鮮豔紅色大多來自Carmine。Carmine其實是一種甲蟲,叫胭脂蟲。工人把牠們壓碎或是煮熟以後,牠們的血液和內臟就是紅的來源。一抹紅其實是一抹蟲。


Cruelty-free(零殘酷)一詞在外國的化妝品和護膚品市場大行其道。經過近10年努力,面對化妝品公司大力反對,歐盟於2013年終於禁止銷售採用以動物做實驗的新開發美容產品。而不少美國化妝品牌亦完整公開產品成分資料,讓消費者選擇沒有動物成分的產品。


作為香港的消費者,選擇純素(Vegan)和有跳躍兔子(Leaping Bunny)標籤的美容產品已經比內地的消費者容易得多。至少,進口的零殘酷品牌也能進駐香港市場。至少,筆者在旺角街頭也能光顧零殘酷的沐浴品牌。


當代澳洲哲學家Peter Singer曾說:“Animals, or at least those who are conscious and capable of suffering or enjoying their lives, are not things for us to use in whatever way we find convenient.”


作為不能發聲的一群,動物不能爭取牠們的權利。但人可以,最起碼可以在消費的層面上表態不支持殘酷與血腥。


美麗,其實不必建立於折磨動物之上。



1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